jdl008

华为芯片公司(华为芯片公司股票)

jdl008 电子信息 2024-04-19 21浏览 0

  1.华为NB-IoT芯片月出货量已达100万片;

  2.总规模不低于100亿元 上海集成电路装备材料基金在临港签约;

  3.宝山申和热磁大尺寸单晶硅片项目建成投产;

  4.先进半导体主要股东拟售7.97%意向获上海国资委批准;

  5.重大突破!华人科学家领衔团队找到“天使粒子”

  1.华为NB-IoT芯片月出货量已达100万片;

  集微网消息,华为Marketing与解决方案部IOT解决方案营销总监刘建峰在参加某论坛时表示,华为在标准制定方面一直走在国际前列。之前由于芯片和模组的制约,使得NB-IoT技术应用相对迟缓。目前,华为业界首款商用NB-IoT芯片Boudica120(powered by Huawei LiteOS)月出货量可达100万片,通过芯片及模组的量产,加速物联网终端智能化,和产业链伙伴一起推动NB-IoT技术应用进入规模商用期。华为物联网战略是聚焦ICT基础设施,使能合作伙伴业务创新,共建合作共赢的产业生态。

  前不久,u-Blox宣布与华为、NOS、EDP Distribuição、JANZ CE等厂商,首次在葡萄牙部署NB-IoT智能电表。 该部署的技术能量,主要来自于由多家厂商共同结盟的智能电表与NB-IoT通讯技术的营运试验计划,此计划现已在里斯本的万国公园区(Parque das Nações)展开,并预计将于今年底完成NB-IoT智能电表的部署。

  此前华为物联网解决方案总裁蒋旺成曾表示,目前NB-IoT芯片和模组产业链日趋繁荣,华为Boudica 120( 700MHz/800MHz/900MHz)6月底开始规模发货(月供百万片);Boudica 150(增加支持1800MHz/2100MHz)处于开发阶段,今年第二季度可测试,第三季度会小批量商用,到第四季度就可以大规模商用。

  华为无线产品线总裁邓泰华说,NB-IoT是一个产业链的概念,从去年6月份3GPP标准冻结到今年已有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整个产业链推出了端到端解决方案。在网络上,运营商只要做简单改造和升级就可以支持NB-IoT,但是NB-IoT需要有芯片、模组和终端,这样才能真正在各个行业应用起来。

  邓泰华说,华为只提供芯片,希望通过开放的方式,与国内模组厂家全面合作,把国内的产业链培养起来,国内在NB-IoT上发展很快,处于全球前列。全球NB-IoT网今年预会有30个,明年会有100多个,明年我们可以带着这些模组合作伙伴共同向海外推广。

  2.总规模不低于100亿元 上海集成电路装备材料基金在临港签约;

  

  东方网7月21日消息:今天下午,上海集成电路装备材料基金签约仪式在上海临港举行。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波出席签约仪式。会议由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主持。

  上海集成电路装备材料基金总规模不低于100亿元,首期50亿元,由国家大基金、临港管委会、国盛集团、南京银行、上海万业企业等单位共同出资。基金管理公司将由上海浦东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和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联合组建。

  为进一步增强基金的投资实力,国开行上海市分行、临港管委会、华芯投资和上海浦东科投共同签署了支持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合作备忘录。国开行上海市分行将为该基金投资项目提供100亿元配套资金支持,基金可投资能力将增加至200亿元。

  根据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有关要求,该基金作为上海500亿元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组成部分,具体由临港管委会牵头组建。目前临港地区已启动“上海临港IC与智能装备产业示范园区”建设,新昇半导体、旻艾信息科技、凯世通等项目已相继落户临港。临港管委会表示,临港将按照“基金+基地”发展战略,以政府资金为引导,集中政策资源和社会资本资源,吸引更多的优秀企业来临港落户发展,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在临港加速集聚。

  下一步,基金将结合国内装备材料企业小而散的现状,抓住下游厂商增线扩产的有利契机,围绕国内薄弱环节和关键领域,依托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产业资源、上海市以及上海临港地区的政策优势、上海浦东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管理能力,开展整合型投资、嫁接型投资和引进型投资等多种运作方式,充分发挥好资本的力量,在关键细分领域培育若干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装备材料企业,带动我国集成电路产业链的整体跃升。

  签约仪式后,还举行了“首届集成电路装备材料产业·滴水湖论坛”,一批国内外知名专家、企业家围绕“如何提升上海集成电路装备材料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建言献策,为基金的后续投资指引了方向。

  3.宝山申和热磁大尺寸单晶硅片项目建成投产;

  据宝山区消息:日前,上海宝山申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举行大尺寸单晶硅片项目建成投产,同时由申和热磁公司出资建设的宁夏银和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竣工,共同构建了年产180万枚8英寸半导体级单晶硅片一期项目。该项目是我国西部地区最大的半导体大硅片量产项目,弥补了我国生产8英寸半导体级单晶硅片的空白,为我国打造全球最大的大尺寸单晶硅片基地奠定了坚实基础。

  Ferrotec(中国)年产180万片8英寸半导体硅抛光片项目的建成将填补国内8英寸以上产品用硅抛光片量产的空白,打破国外公司对中国半导体硅片材料市场的垄断,实现中国半导体制造行业真正的“中国制造”。通过对全球和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和抛光硅片市场规模需求的分析,Ferrotec(中国)拟在年产420万片4~6半导体硅抛光片和年产180万片8英寸半导体硅抛光片生产的基础上,将继续与合作方在2017年下半年启动投资60亿人民币的“年产360万片8英寸半导体硅抛光片项目”和“年产240万片12英寸半导体硅抛光片项目”(大硅片项目),计划通过新投资项目的实施,形成8英寸和12英寸半导体大硅片的规模化生产。

  宝山城市工业园区、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FerroTec中国等负责人出席仪式,表达对该项目发展的坚定信心和对项目前景的无比憧憬。作为该大尺寸半导体单晶硅片项目的战略合作伙伴环球晶圆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对项目合作的推进和中国市场的发展予以高度赞赏并坚定了在银川共同发展的信心。 东方网

  4.先进半导体主要股东拟售7.97%意向获上海国资委批准;

  先进半导体(03355-HK)周五盘后公布,公司于2017年5月23日获公司之主要股东上海化学工业区投资实业有限公司书面告知,化工区投资拟以公开征集意向的形式出售其1.22亿股内资股(相当于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约7.97%),但该拟出售事项须由相关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事先批准。

  公司获化工区投资告知拟出售事项近期已获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化工区投资并已就拟出售事项正式开始征集买方。

  公告指出,鉴于拟出售事项仅被陈述为化工区投资的意图,并公司目前未能掌握 拟出售事项的切实时机、步骤、范围或条款 ,加上据公司所知悉,由于在本公告之日并无就拟出售事项签订任何意向性或具约束力之协议及拟出售事项不保证将会否进行,故建议股东及潜在投资者务须于买卖本公司之H股时审慎行事。 财华网

  5.重大突破!华人科学家领衔团队找到“天使粒子”

  物理学迎来重大突破:由4位华人科学家领衔的科研团队终于找到了正反同体的“天使粒子”——马约拉那费米子,从而结束了国际物理学界对这一神秘粒子长达80年的漫长追寻。

  相关论文发表在今天出版的《科学》杂志上。该成果由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王康隆课题组和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张首晟课题组、上海科技大学寇煦丰课题组等多个团队共同完成,通讯作者为何庆林、寇煦丰、张首晟、王康隆,均为华人科学家。

  

  张首晟接受采访。赵永新摄

  诺贝尔奖获得者Frank Wilczek评价这项工作时说: 张首晟与团队设计了全新的体系, 并在实验中清晰地测量到马约拉那费米子,这真是一项里程碑的工作。

  国际同行指出:发现马约拉那费米子是继发现“上帝”粒子(希格斯波色子)、中微子、引力子之后的又一里程碑发现,不仅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潜在应用价值:让量子计算成为现实。

  “神秘的正反同体粒子,让我们等了80年”

  在物理学领域,构成物质的最小、最基本的单位被称为“基本粒子”。它们是在不改变物质属性前提下的最小体积物质,也是组成各种各样物体的基础。基本粒子又分为两种:费米子和玻色子,分别以美国物理学家费米和印度物理学家玻色的名字命名。

  东方西方哲学家都认为,人类似乎生活在一个充满正反对立的世界:有正数必有负数,有存款必有负债,有阴必有阳,有善必有恶,有天使必有恶魔。 1928年,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狄拉克(Dirac)作出惊人的预言:宇宙中每一个基本费米粒子必然有相对应的反粒子。根据爱因斯坦E=mc?2;的质能公式,当一个费米子遇上它的反粒子,它们会相互湮灭,从而使两个粒子的质量消失并转化为能量。

  从此以后,宇宙中有粒子必有其反粒子被认为是绝对真理。然而,会不会存在一类没有反粒子的粒子,或者说正反同体的粒子?1937年,意大利理论物理学家埃托雷·马约拉那(Ettore Majorana)在他的论文中猜测有这样神奇的粒子存在,即我们今天所称的马约拉那费米子。不幸的是,他本人做出这一猜测后在一次乘船旅行中神秘失踪。自此以后,寻找这一神奇粒子成为了物理学家门梦寐以求的探索目标。

  

  意大利理论物理学家埃托雷·马约拉那

  科学家们认为,在粒子物理中,标准模型范畴之外的中微子可能是马约拉那费米子。而要验证这一猜想,需要进行无中微子的beta双衰变实验。可惜的是,这项实验所要求的精度在今后的10年到20年以内都难以达到。

  张首晟把突破口转向凝聚态物理。从2010年到2015年,张首晟团队连续发表三篇论文,精准预言了实现马约拉那费米子的体系及用以验证的实验方案。王康隆等实验团队依照张首晟的理论预测,成功发现了手性马约拉那费米子,为持续了整整80年的科学探索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张首晟将这一新发现的手性马约拉那费米子命名为“天使粒子”,这个名字来源于丹·布朗的小说及其电影《天使与魔鬼》。“这部作品描述了正反粒子湮灭爆炸的场景。过去我们认为有粒子必有其反粒子,正如有天使必有魔鬼。但今天,我们找到了一个没有反粒子的粒子,一个只有天使,没有魔鬼的完美世界。”张首晟说。

  

  电影《天使与魔鬼》海报。

  “今天的成果,是建立在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基础上”

  困扰了物理学界80年的难题是怎样被破解的?张首晟认为,任何科研工作都是建立在已有成果的基础上。天使粒子的发现,得益于先前对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探索,也是理论和实验结合的成果。

  最初,张首晟按常理做了一项推断:既然马约拉那费米子只有粒子、没有反粒子,那么它就相当于传统粒子的一半。他很快意识到,“一半”的概念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早在2008年,张首晟理论就预言了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这一预言在2013年被清华大学教授薛其坤领衔的清华大学物理系和中科院物理研究所联合组成的实验团队证实。在实验中,随着调节外磁场,反常量子霍尔效应薄膜呈现出量子平台,对应着1、0、-1倍基本电阻单位e2/ h。也就是说,量子世界里的电阻是量子化的,它只能整数倍地跳台阶。

  这给了张首晟一个灵感:马约拉那费米子是通常粒子的一半,既然通常的粒子按整数跳,马约拉那费米子或许就是按半整数跳——它一定会呈现出一个奇特的、“1/2的台阶”。由此,他预言手性马约拉那费米子存在于一种由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薄膜和普通超导体薄膜组成的混合器件中。当把普通超导体置于反常量子霍尔效应薄膜之上时,临近效应使之能够实现手性马约拉那费米子,相应的实验中会多出全新的量子平台,对应1/2 倍基本电阻单位e2/ h。

  

  张首晟团队提出的搜寻马约拉那费米子的实验平台:由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薄膜和普通超导体薄膜组成的混合器件。

  在后续的实验验证中,激动人心的成果出现了:王康隆等实验团队确实看到了“1/2的台阶”。这半个基本电阻来源于马约拉那费米子作为半个传统粒子的特殊性质,因此,多出来的半整数量子平台为手性马约拉那费米子的存在提供了有力的印证。

  

  王康隆实验团队等在与张首晟理论团队合作下所测量到的与理论预测符合的半量子电导平台,这为马约拉那费米子的发现提供了直接而有力的实验证据。

  “天使粒子带来的量子计算时代,让我充满兴奋和期待”

  找到天使粒子有什么现实意义?张首晟指出,从基本科学发现到技术应用往往需要多年时间,但天使粒子的发现意味着量子计算已成为可能。

  他解释说,量子世界本质上是平行的,一个量子粒子能够同时穿过两个狭缝。因此,量子计算机能够进行高度并行的计算,远比经典计算机有效。以算术问题为例,如果给出一个很大的数字,问这个数字能否拆成两个数字的乘积,那么经典计算机只能用穷举法逐一尝试整除计算,而量子计算机可以在一瞬间同时完成所有可能项的测算。

  

  一个量子粒子能够同时穿过两个狭缝。

  然而,一个量子比特 非常难以存储,微弱的环境噪声就能毁灭其量子特性。因此,量子计算机往往被视为可望不可即的空想。

  “通常情况下,量子比特只能放在一个传统粒子内储存,容易被干扰。但如今,天使粒子的发现提供了一种绝妙的可能性:一个量子比特能够被拆成两半,存储在两个距离十分遥远的马约拉那费米子上。”

  张首晟说,如此一来,传统的噪声很难同时以同样的方式影响这两个马约拉那费米子、进而毁灭所存储的量子信息。“相较于传统的存储方式,基于天使粒子的存储方式极其稳固。”

  “我们提出的器件同时还是二维体系,从而允许马约拉那费米子的纠缠和编辫,使得有效的量子计算成为可能,从而解决人类面对的一些艰难问题。”张首晟说,“我对天使粒子巡游的量子天堂充满兴奋与期待。” 人民日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B5编程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继续浏览有关 华为芯片公司 的文章
发表评论